⇠ COVER

Musicians

主祭者

女巫的時光隧道

一份龐大腦汁擠出來的巨大資料庫,
記錄樂團和歌手首次來女巫店演出的時間。

誰會來

與女巫們重返山林修煉的主祭者,
依筆劃順序公布於此!

929樂團

妳20歲了,原來929也已經和妳一起成長10年了。
我們的相遇是在2005年,那是929發行第一張專輯的時期,妳從不嫌棄我們粗糙稚嫩的音樂技巧,不但賦予我們很多現場演出的經驗與能量,更帶給我們許多歌迷的鼓勵與熱情,每次與妳的表演,總會讓自己覺得正在做的這件事,如此美好。   
謝謝女巫店與店裡的小女巫們,你們在這個奇妙的空間裡,帶給大家好多快樂,20歲的妳,正是如此青春美麗,衷心地希望女巫店與小女巫們,可以繼續美好20年。

Am家族

這個團的貓頭鷹目前還沒抵達女巫店⋯⋯

Cicada

Cicada的第一場個別演出是2009年八月十三日,我們在女巫店發表第一張EP《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當時什麼都不懂,只想著好棒啊有提供電鋼琴呢,於是便兩手空空地來到現場,還先吃了很美味的老墨烤雞腿。演出時,聽眾離我們好近,還不太習慣的我,覺得有點緊張,好在電鋼琴倚靠在牆與櫃檯間,讓人很有安全感,似乎也比較放鬆了。接著,Cicada在這裡發表了《散落的時光》與《一起走吧》,都是專輯首演。
對我來說,在女巫店演出就像在家裡一樣自在。今年初,Cicada歷經團員變動,很直覺地想到回女巫店舉辦歡送演出。也許因為這裡負載太多重要的回憶了,當天演出時,我在〈匯流向海〉時忍不住淚如雨下,怎麼也彈不完。那時心中湧動的不捨和種種思緒還歷歷在目,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是充滿微笑。 
比起走了二十年的女巫店,我們就像是樂團小朋友一樣。謝謝妳們提供了一個撫育台灣樂團的空間,陪我們寫下很多很棒的故事,期待下一個十年。

Duology

對許多音樂人來說,女巫店不只是一個Live House,更像是個陪著自己音樂生命慢慢成長的朋友。Duology嘗試以各式編制,在女巫店一次次的演出中,摸索並實驗自身的音樂能量。在台灣,爵士樂的愛樂人口不算多,但眾多女巫們與愛樂朋友們總是在這個店裡,不吝地給我們掌聲與支持,這是讓我們持續走在音樂路上的最大動力!非常興奮有此榮幸,得以參與女巫店二十周年慶祝盛事,預祝女巫店有無數個二十年,並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細心地守護「音樂」這盞燭火!  

女巫店二十歲生日快樂!!  

From Duology

Easy Shen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去女巫店聽演出。
印象比較深的是在那裡看薄荷葉,有次凱同看我可愛,還請我吃薯條(純)。
第一次登台是某次熊寶貝,擠在門口冷氣邊,慌張想著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非看一場表演不可呢?突然cookie請我上去合唱rockable,當然七零八落, 郁晶還鼓勵我眼神直視大家,真是羞愧。
其實不算常去女巫店演出,看演出可能常一點。偶爾去喝杯啤酒,戳戳小處男肚子,女巫們一直都在。
而每次登台,回來看照片,總覺得女巫台上的燈光像是照妖鏡,不過,我是甘願在那樣的燈光下,變回一隻黑貓。踡伏在女巫腳下,看起來好像在想些什麼。

Green!Eyes

女巫店是我成長的回憶,從 18 歲開始Green!Eyes第一次在女巫店演出,至今已經度過 12 個年頭了。
從少年步入中年,感謝女巫店一直以來的陪伴。
很興奮能夠參與到女巫店第一個二十年,希望未來的數個二十年也繼續給予音樂人們開闊自由的唱遊空間。

MAFIA 跨域藝術




哇好多年了... 沒什麼變ㄟ

Neon

NEON 樂團給女巫店的話:
一間 Live House有好聽的音樂是令人激賞的;
但如果連食物都很好吃!那可是會讓人激凸的 … 


女巫店,可以持續讓人激凸20年,真是不簡單!

PINK HAZE 平克孩子

給女巫店: 
請問PINK HAZE成軍二十週年的時候,還可以請處男哥幫我們音控嗎? 
拜託!!Please~~ 
PINK HAZE平克孩子

原本為雙吉他不插電演唱組合,第二張專輯才完成陣容,作品中保留了他們蛻變過程中一件件重要的故事與對自己的期許,以民搖的方式詮釋歌頌他們心目中的這份對愛與自由的尊重,主唱志昌溫暖厚實時而高亢渾厚的獨特嗓音,是作品亦剛亦柔編曲風格中最重要的脈動,然後他們很愛女巫店,並認為是自己的家。 
作品集/PINK HAZE同名專輯-2008・這是我們的堅強與浪漫-2011・ 關於我們-2015

So Good!碩古!

不記得第一次在女巫演出的日期,但印象非常深刻是:原先以為女巫們都很酷很有個性,第一次跟她們說話我都有點要發抖了,相處之後才知道,她們既溫柔又幽默,既犀利又搞笑,搭配小處男無辜的眼神,讓我走進女巫店就relax了!

何況黃金豬排飯!!
老墨大根!!
金瓶梅沙拉!!

讓我根本彷彿置身天堂~~

Sonic Deadhorse

女巫店應該是我人生第一次進去看表演的地方,當初最讓我震驚的不是音樂,而是表演結束後那些臉歪嘴斜的樂手腿上都坐一個短裙辣妹!!那時心裡想著挖賽原來這就是搖滾樂,也讓我決定好好練吉他……但時間過去搖滾樂從來沒有讓辣妹坐在我大腿上過……後來我也常常在女巫店表演,女巫店的節目單上常常有你沒看過的怪組合,對啦那裡不是只有陳老師張老師巴奈達卡鬧,也有很多像我這種不知道在叢啥小的,基本上只要不要太大聲你要幹嘛都可以,所以每次在女巫店都要想不一樣的呈現方式。雖然不想說什麼矯情的話,但沒有那些在女巫店的邂逅與偶然,我的人生絕對不是現在這樣,20年過去現在這些老中青女巫要辦音樂祭了,音樂的確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往往是這些不重要的小事將我們湊在一起。

Soundboss 騷包樂團

TO﹒DEAR﹒Witch House: 
感謝一直以來用好吃的食物餵養騷包
之後也請一直給大家吃老墨大根還有哭夭檸檬魚 
騷包有許多「first」在女巫店發生
數次的新歌發表、MV首撥
這次的女巫祭著實讓我們興奮!!!(大概是一種看自己長大的鄰居阿姨辦生日會的FU~)

鄰居阿姨請務必長命百歲,繼續餵食我們這些野生音樂人!!!   
BY SOUNDBOSS

Suming 舒米恩

吃完「香腸大奶麵+芒果跑」,然後很滿足的上台演出,是我剛組團的那些窮日子裡,最幸福的事了! 
謝謝女巫店! 

Suming左手筆

The YAM Project feat. Toshi Fujii

2009年初次登上女巫店的舞台,沒想到在2015年可以和女巫店一起慶祝她20歲的生日!女巫店一直有著屬於自己的獨特個性,支持著台灣各地的獨立音樂人在女巫店這個溫暖又organic的環境當中成長茁壯。
謝謝女巫店對我們一直以來的照顧,期待與女巫店一起再走下個二十年!

史茵茵

TOTEM圖騰樂團

回憶2003年的某天,圖騰帶了自製的CD跟女巫的店員說,我們想來這裡表演。
雖然店小小的,但卻會讓表演者有一種擁擠的成就感⋯⋯矮!     

圖騰樂團

TuT

謝謝女巫店一直以來的存在所以 
女巫大釜中濃稠沸騰的湯藥裡TuT願意掏出整顆心臟丟進去熬煮的!
 
會賣蠑螈乾嗎(我哈利波特看太多)

fifi

八十八顆芭樂籽

女巫店對於芭樂籽們,其實是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的,因為女巫店是我們第一次在學校之外的地方表演。
在那個我覺得SCUM是台灣搖滾聖地的年代,承接了SCUM的(外場喇叭)的女巫店願意讓我們這群17歲的小鬼表演,簡直就是女神店了啊!   
然後女巫店很酷的一直沒什麼變,一直那麼酷。 除了音樂之外,我們也喜歡桌遊,然後食物總是那麼好吃。
20年了呢,和已經離開的地下社會一樣。
和芭樂籽的音樂人生一起成長,謝謝女巫店。 我們也會繼續加油的走下去。   

88balaz﹒八十八顆芭樂籽 2015∕10∕08

小福氣 Felix Felicis

女巫店超酷的,其實每次進去都有點害怕,
但還是覺得能在那邊表演很棒,
這就是戀愛吧。

小福氣從來沒有在女巫店表演過(因為我們只搞了一年多),竟然可以去女巫祭表演,好爽!

五五身

走進一間性格的店
見到一群性格的人
明白了性格的滋味(背對背)默默許下心願
要過性格的人生(它一定實現)

敬賀.女巫 20週年修煉愉悅   

五五身

五哥與朋友們

一切都是從第一次到女巫店看狗毛的表演開始,之後陸續到女巫店當幾位朋友的special guest,最後找了幾位朋友玩團寫點歌,唱些cover的西洋歌來玩。
感謝董運昌、狗毛、超群、阿燦、Allen、寶寶…等朋友,更要感謝女巫店這麼舒服的地方讓我們同樂!以往每年最期待的是女巫店的尾牙,每到那天除了美食,還可享受各種不同的音樂演出。
這次女巫店20歲生日PARTY,可以把停辦多年的尾牙一次補回來!很興奮能夠參與這個盛會。感謝各位辛勞的小女巫們,感謝郁晶。
希望女巫祭圓滿成功、賓主盡歡!

五哥09oct﹒2015

天狼星口琴樂團

斜角巷的女巫店,二十年了,獨立音樂的星星因你們而閃耀。

巴西瓦里

第一次進女巫店演出....椅子掛滿了女性胸罩....牆上掛了許多裸體照...服務員表情很嚴肅... 總覺得裡面怪怪的...不過有一項就厲害了........ 
這裡的料理就像女巫的魔法一樣.....好棒棒...特好吃....會想念的那種.. 

祝..女巫店.....20週年快樂.....

巴奈&那布&讀禧固・庫穗

從前,到女巫店唱歌,是把自己寫的歌透過發表之後,得到平靜,解放自己受苦的靈魂,這是我心中最純粹的形式。
現在想想,彌足珍貴的生命階段,就是從那樣的自己,走到現在。
我的生命如果沒有這個小小的舞台支持,我可能死了,枯死。
謝謝眾女巫們,直到今天守著女巫店,謝謝彭總裁支持女性,支持創作。
渴望更好的生活,平靜的心靈,祝大家玩的開心,哈哈   

Panai巴奈   
照片由角頭音樂提供

巴賴的民謠滾

To﹒Dear女巫店
在巴奈的介紹下,來到了女巫店這大家庭,就如我第2個家一樣,一直給我溫暖,謝謝女巫,也祝20年生日快樂!! 
未來也請多多指教了! 


………………………Balai巴賴 
……………………………104∕10∕17

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往後一定也還是會在演出中混著酒瓶在地上滾動的聲音,坐在角落看著、聽著舞台上的人,分享生活裡的悲喜與日常。音樂,那麼近那麼遠, 我尤其喜歡獨自一人經歷這樣的夜晚, 離開後,總要走上長長一段羅斯福路才算完整。   
還有一小段時間,不知表演者是誰我就買票進去聽,帶著發現新大陸的心情,讓自己空白。   
然後過了好些年變成了表演的人,戰戰兢兢分享自己的創作。後來有一大段時間不再有機會可以愜意走在涼風之中就轉到女巫的巷口。接著又是什麼緣分牽起了許多相遇,不知道從何而來,只有充滿感激。表演與聆聽之間親密又舒服的距離,或許是女巫店最奇妙的魔力。讓人無論去過多少大大小小的場地也都會想念這裡。以及每次看到女巫們熟悉的面孔感到安心,雖然我們很少說話。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不敢挑戰桌遊,那是另一個世界我想,光聽遊戲規則我想我就會頭痛了。每次看著一盒又一盒的桌遊,我都在想究竟是什麼人會拿走哪一盒? 過了十年,我應該要學習一下才是!       
一個人的信念可以支撐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可以支撐起一群人的執著,一群人的愛可以讓這裡是任何地方。 深深祝福 親愛的女巫店與女巫們,健健康康,平安快樂。很高興可以跟你們一起變老。             
誠摯地 榆鈞     2015.11.19

四分衛

1996,4月,四分衛在女巫店做了開場表演。
當時唱的歌已經不太記得了,但我忘不了老闆娘問了我好多次…

「你唱歌幹嘛那麼用力啊?」   


阿山2015﹒9﹒30

白目樂隊

記憶的黑洞瞬間被填滿,下班後,最貼身私密的內褲都充滿濃厚油煙味。   
白目是在2008年,第一張EP發行時,與這位太太一起在女巫店進行第一次表演。很多人都會在第一次進女巫店時,被椅子上的奶罩嚇到,但是我早就不穿奶罩很久,馬上就喜歡上女巫店這樣宣示解放雙乳的氣氛。   許多樂團樂手在表演結束後,總是會問郁晶對於表演時的意見,我也很想知道郁晶看完表演的看法,只是我也忘記當時郁晶跟我說了什麼......只記得她有用爵士樂做比喻。就在過沒多久,不幸的事就發生了,大學唸到大四上我就被二一,一時之間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打工,馬上想到曾經去表演過的女巫店,對於在玩音樂的人來說,可以一邊賺錢又可以看表演、學習音樂相關是一個很棒的工作,於是便寫信給郁晶希望她錄用我,郁晶也很阿莎力的就錄用我,一切是這麼順利,從此她在我心中從郁晶升級為彭總裁(女巫們都私底下這樣稱呼她)。   
第一天在女巫店打工,很幸運的遇到初代女巫回來探班,她知道我第一天上班,就很溫柔的教我在廚房怎麼看食譜做菜,一邊講解這些在廚房的SOP一邊講著"我會幻想我在主持料理節目,首先呢!先準備........" 結果我被她影響很深,後來也很常在廚房幻想我在主持料理節目。   
在廚房出餐的時候,像打仗,吃飯的人都在一個特定時間瞬間湧入,一下子會收到很多張單,在內場站中間的人(看單位置)就要像主廚一樣,確實分配好每個人炸幾塊豬排、烤幾隻雞腿、排幾個菜盤,生菜沙拉怎麼準備才不會浪費,相當的緊繃,一個出錯就會讓客人等老半天。備菜是我最喜歡的時刻,我可以知道所有女巫店內美食的配方,然後希望客人都把我做的菜都吃完,如果收回來的餐盤剩很多飯我會很想知道是不是煮得不好吃。   
一開始預想在女巫店可以一邊做一點跟音樂相關的工作,到後來變成全心全意在廚房裏待著......完全愛上了做菜時的感覺,也真心覺得我當時在廚房很強!就這樣在女巫店的廚房一待就待了兩年,也學了一些桌遊。雖然說很愛在廚房,但也還是會對排表演出一些點子,我印象最深是有一次我與女巫們討論要排什麼樂團,便提議想邀請濁水溪公社,結果他們真的來表演了,還表演用玻璃瓶台啤打手槍流出一堆泡沫......記得小柯說,這是他這麼多年第一次踏入女巫店表演,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蠻白目的,很可惜那一場的觀眾人數不是很多。   
離開女巫店也四年將近五年的時間,女巫店滿20歲了,祝福女巫店的同時,當然最希望周邊的鄰居、自救會不要太愛靠杯,讓女巫店繼續在台北市所剩不多的樂團表演空間中成長,滋養我們好不容易漸漸長大的獨立音樂場景文化。     

白目樂隊 高小糕

光引擎

對女巫店的印象就是有好吃的食物,下午傍晚常有學生聚集嬉鬧玩著益智的桌上遊戲。
這裡的菜單、裝潢擺設都充滿了巧思與創意與代表性,不僅僅如此,這裡被很多人視為生產獨立artist以及樂團發跡的秘密基地。
對光引擎而言,這裡是把首張EP、首張專輯託付發片首唱的地方,女巫店謝謝你,生日快樂!

吉那罐子Gina"sCan

我愛女巫們,也愛充滿魔力的女巫店~~ 
對於音樂祭:早該辦了吧你們~~

安溥

遲至今天寄出這封信,
我的貓頭鷹一直瞪我。
其實我一直沒有什麼要說,
所以我始終決定寫給今年辦女巫祭的女巫們,
和她們辦祭典的這段日子。
陪妳們上通告的日子,
和妳們一起開會的日子,
與妳們聊著對女巫店的深淺心事。 
十八年來,我們走過很多,
那麼多。 
我記得自己表演沒有人來看的女巫店,
那幾年有幾次是狼狽的雨天, 
有幾次是夏夜裡的臊氣,
有幾次是冬天晚上巷口各種店家飄出的油香。 
和女巫們吃著晚餐, 
唱歌的日子就成為尋常,而不再是追逐人生哪怕舞台的轉折。 
後來是當音控和做廚房的歲月,
我記得用餐時間幾十個擺好的盤子和瘋狂練習出菜最順暢的程序,
這教會了我幾乎所有的,和別人有關的做事方式。
女巫店不是消費至上的地方,照顧也跟客人相處但不服務客人,
也因此,後來的更多年,
女巫店一邊持續著消費主義外的社會學作法,
一邊繼續款待著各式各樣,
帶著自己故事前來相聚的創作者和歌手們。 
最近我去看了電影“怪物的孩子”,除了少年小樹之歌,
我很少能找到一個故事,投射自己成長的過程,而親愛的女巫店,
二十年裡,妳們奇異地被護佑了許多人,
讓我這樣的孩子能在這個社會裡不被馴化
卻才有幸學會珍惜時光與愛,
教導著我各種堅強與開朗,成為不為姿態身份而活,
而為與更多生命共同存在而活的人,
陪我練習不卑不亢的生存,和心的柔軟。
如同我人生裡每個有緣互相交織的人事物,
妳已是我的生命最自然而然也最明顯的一部分,
今年冬天如同那年冬天, 
那年我開始第一次走唱,
那時我不知道,那就是人生故事的開始。
我長大了,而妳還不老, 
妳笑起來更驕傲,更爽快,眼神更深邃了。
期待見面於慶典,
和妳還有好多人相伴如這二十年,如魔法般的三天。
我愛妳,女巫店。
我永遠深愛妳。
安溥

李若涵

給女巫店、郁晶與所有具有神奇魔力的大小女巫們: 
這裏的確就是一個充滿魔法而且風格強烈列又鮮明的地方。 
美味得可以即刻填補妳的身心靈的食物、對於音樂與創作者全然的尊重。 
從一開始郁晶親自嚴選能夠到她店裏表演的歌手和樂團這件事就明白的讓我們看見,對於自己喜愛和堅持的事物,絕無讓步與妥協的空間。於是曾經有許多想到女巫店表演的人不得其門而入,老闆郁晶會溫婉但堅定的告訴你,或許你名氣響亮、或許你追隨者眾、或許你很有才華,不過我覺得你的音樂不適合在女巫店演出。(雖然許多之前在女巫店表演的人現在都是名氣響亮又追隨者眾)對,就像人生一般的霸氣與殘酷,沒有一個人可以受到所有人的喜愛,就像藝術一樣的主觀。你可以選擇迎合或是堅持己見,但對於自己的抉擇所得到的果實,也必須全然的負責以及誠實面對。女巫店確確實實的樹立了屬於自己的風範。而這個地方屹立不搖的要滿二十歲了。從我的第一個樂團美乃滋開始,這裏和歷任女巫們溫暖的包容了我一路走來的改變或是堅持,荒唐或是努力,相識與離別,都在這裡流轉與發生。 
我在這裏也經歷了不斷的結束與開始。無論是費盡力氣而至今仍不順遂的玩團過程與自己意外不斷的人生。都是自己的選擇啊! 惟有坦然接受面對並且甘之如飴,絕不輕言放棄。這是你們和所有曾陪伴我在這裏表演的夥伴們和曾在這裏看過我演出的人們教我的事以及給我的力量。謝謝你們一直都在。
我會繼續用我矛盾的悲觀與樂觀,充斥在血液裏的痛苦不安或是微小的快樂和奇遇們餵養我的音樂。
一直勇敢向前,並用力去愛:) 

生日快樂 THANK YOU & LOVE YOU 
對於人生中的衝擊改變與無法改變的不斷質疑自己垂死掙扎但卻也只能這樣不斷後退再用盡力氣龜速向前的 
若涵 敬上 
2015.11.11

李漫

對女巫店的感覺:通常我會大力地關廁所的門,然後每次去都一定要玩一次下體連連看的遊戲,但從來都不知道正確解答是什麼。我喜歡女巫店,她永遠可以保持在令人感到最舒適的狀態下,原來秘訣就是牆壁上的漆掉了不補、身體髒了也堅持不洗澡(其實也沒有啦)。

我還要喜歡女巫店好久好久
當這幢建築仍努力維持她的容顏,與陳年的記憶配對之後是多麼令人感動的事。

青峰+建騏+秀秀

提到女巫店,就有故鄉的感覺;雖然我總是很少回家。
但家是這樣的,隨時在等你;家在呼喊你,不顧一切,也要回去。

女巫的故事, 應該是充滿幻想的情結與神奇的描述的,
可在她面前我總變得拙實而情怯。
因為在紛紛擾攘的曲折解讀的世界之中,
我知道,她會知道,這個情怯的,是真正的我。 

於是我,要怯生生地,回來了。

吳欣澤與西尤之島

誠實的音樂 
好像真的只在女巫店 
是我們十多年來 
對女巫店不變的定義

來吧!焙焙!

和其他人一樣,我覺得女巫店有點神聖。平常走路經過,我會看一看每週小黑板上的演出名單,然後探頭往裡面望,看人們用餐、說話和玩鬧,但是一到演出的夜晚,她就變得靜謐、深刻、幽黯,卻有幾束深邃的光暈。兩種樣貌,自然地結合在一起。很久以前,剛到臺北的我們,也曾經帶著虔誠的心緒在這裡當個全神貫注的好聽眾啊!然後某一天我們也成為小廳裡唱歌的人。我總覺得,讓我全力以赴吧,讓我覺得擔當這起這個演出者的身分,讓我展現出我豐滿的靈魂!或許從沒有和女巫店的人們以姊妹弟兄相稱,但我總是陶醉於店裡人、事、物發散出來的徐緩又堅毅的氣質,又抑或是無所畏懼因而從容自在的幽默感。我知道,女巫店就珍貴在它自成一格的獨立,而我帶著珍重的心思與它來往應和。
祝下一個二十年一切都好!
焙隆    2015.10.22

旺福

有些地方 很神奇的 就是擁有創造美好回憶的能力 
在女巫店的演出 總是像在自己家客廳那樣的自在 
只有女巫沒有距離 
而每次女巫店尾牙的時候 也是所有熱愛女巫店的女巫之友的大型Party 
享受女巫店超級好吃的美食 跟好友們暢快大聊特聊 
這個時候 一定要來點音樂 大家輪流報隊上台即興演出 
在沒有彩排的情況下互相亂入 就好像過年大團圓 
家家戶戶的小孩 都要出來才藝表演那樣 
只要一想起跟女巫店有關的回憶 嘴角笑了 但肚子卻開始餓了

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

孕育獨立音樂創作者地方 
女巫店

 
saicelen

阿忠布袋戲

也許是注定,小時候的阿忠就是追著布袋戲台跑的孩子,他說:「永遠記得第一次看到布袋戲的感覺,那時候整個人是怔住的,被尪仔所怔住、被戲臺怔住、被演師的技術怔住、口白怔住。」就這麼一見鍾情的愛上布袋戲。   
國二時以超低年齡的身份加入台大掌中戲社,之後又拜俠戲大師鍾任壁為師,全心全力的投入布袋戲的迷人世界,阿忠跟著戲班跑,跟著師父、師兄(蔡武雄)走,見識到各式各樣的場面,磨練一手好記憶與口白。但是,他覺得不夠,在演出數場《三國演義》、《西遊記》等老戲後,他突然驚覺自己的聲音在哪裡?自己要做的戲是什麼?布袋戲的觀眾在哪裡?「阿忠藝合團」就是在對布袋戲環境質疑、對自我定位質疑所產生的新興表演方式。阿忠想拋開包袱以自己的見解、自己的方式來講述屬於他的布袋戲故事、布袋戲表演,於是一齣齣創意十足的布袋戲創作作品於焉產生。   
會選擇在「女巫店」,是因為第一次在那個空間登台時,阿忠感受身為一個布袋戲演師前所未感受過的尊重,觀眾專心的看他的表演、整個舞台是屬於他自己的。在女巫店,他感受到他做的真正是表演、而不是廟會前的酬神活動、不是政府政令宣導的工具,所以他堅持日後在怎麼忙碌他都要來好好演,因為這裡的觀眾是專程來看布袋戲的。從女巫店最冷門的節目變成座無虛席的爆滿場,阿忠另類的表演風格受到越來越多人注意,位子越坐越擠,甚至站著看、甚至擠不進店裡!

非人物種 Inhuman

給女巫店:         
很高興接到女巫祭的演出邀約,本來以為我們這種講話粗魯,動不動就大聲小聲的團應該是拒絕往來戶才對,總之二十歲生日快樂啦!!         
下個二十年還要繼續這樣好棒棒,山裡見!! 

非人物種 PS:小處男也好棒棒

泥灘地浪人 The Muddy Basin Ramblers

To Witch House 
Congratulations on your 20th Anniversary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musicians who love to make music ! 

David Chen/The Muddy Basin Ramblers

狗毛

所有的東西都藏在時間裡
記憶是一把鑰匙
想想在女巫店混的那些年
真有點"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樣子
而一轉眼,我們都要奔60了
郁晶做媽了、五爺也真做爺了、張阿懸早已是"老闆"了……
我還是常常在想,想所有人都不要去投票,想那些臭“名嘴”都變成啞巴,想所有朋友都能成為獨立的人,想女巫店持續施魔法,生日給他快樂啦!!   

毛﹒2015.10.16   于上海朱角家

屋塔U.TA

相信大家最近最關心的事件莫過於女巫店即將下台一鞠躬的消息⋯⋯即使鋼鐵男子如我,雖面無表情,內心仍然引發了不小的震撼。但是震撼的同時我還是很堅硬地維持住了鋼鐵男子的面無表情(光澤)。
記得第一次接到表演的電話通知是在2007年當兵的時候。那時青澀如我(半鋼鐵男子狀態)還不知道手機另一頭字正腔圓的女士,正是大女巫是也。還反應不過來地直說(就寢時間死阿兵哥只能躲在被窩講手機):「怎麼可能,我demo(屋塔初發手工單曲)是當兵前一個月(2006年十月)給的,過了快一年的事了耶」,只聽到對方笑著說明此乃類似「嚴選」過程所花費時間,從給demo到接到通知,時間上大致正常都會是這樣⋯⋯於是女巫店的處女秀就這樣晃頭晃腦的去了也完成了。記得那場還有也是女主唱的小白熊電台樂團!(誤:從此跟熊字輩結下不解之緣?)會後大女巫還語重心長地鼓勵我們新樂團緊張沒關係,有機會多來表演就不會怯場!
退伍之後2008年也蠻常被安排到女巫店表演,雖然當時已是八成鋼鐵化的男子, 我仍然有察覺(其實很明顯)表演票房要顧,因此記得使出了渾身解數,ex.有獎徵答時間、衛生笑話分享時間、貝斯打鼓特技…etc,如此驚險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荒繆而超現實的表演⋯⋯直到有一次又如往常般接到大女巫的來電,詢問是否參加尾牙活動,在掛電話前突然壓低聲音神祕地說:「另外,Garry啊,有些話那天要跟你單獨而且私下talk一下…」我永遠記得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了尾牙那天,大女巫把我拉到一邊咬耳朵:「我知道你有不錯的彈奏底子,彈法也很特別,但是,如果不要穿插笑話,那對於屋塔這個團的未來會更好,因為你準備的笑話一點也不好笑,而且恐怕是我所聽過最難笑的。」果不其然,沒多久大女巫就單獨打電話請魚雷一個人去表演!!(哭哭+拍拍)
然後隔了一段很長的日子,時間來到了2009年7月25號那天,也就是我們屋塔《good,night》的首賣會,懷抱一個士別三日的心情,準備了滿滿滿的精彩笑話與新曲,準備讓大女巫刮目相看,以示敝人已非吳下阿蒙(而是鋼鐵男子完成體100%),只是沒想到那天大家都來了,唯獨就是人在德國的大女巫沒來……而那場也是人生第一次沒說學逗唱,罕見的純音樂演出~ 
之後這兩年會出現在女巫就完全是去看表演,最近這一次好像是過年前的事了, 看的是來自東京以三味線樂器為主體的爵士樂團……每次去都習慣性地探了一下是否大女巫會碰巧在店裡,結果上禮拜就突然聽到結束營業!這絕對比我笑話難笑好幾百兆倍的訊息⋯⋯
大女巫啊大女巫,我真的痛恨我當時還不是鋼鐵男子的自己,沒能好好把握機會,把握好每一場讓更多人認識我們的演出機會,萬萬沒想到,在後來的這些歲月當中,我即使有再多佳評如潮的笑話與表演,卻再也沒機會讓妳聽到了。

……………………此篇從轉ptt屋塔版轉貼過來 by Garry

柯泯薰misi Ke

發芽階段的柯泯薫 
土壤就是女巫店 
/ 
陌生的瞳孔探險 2010 
這是我的地方 2011 
The Tree Told Me 2012 
遊樂 2014 
──────────────
終於長出了根莖 
女巫店/女巫們 
給了我養分 
K. 
2015

皇后皮箱

我們的起點在女巫,我們團員的分離也在女巫(對!我永遠記得在女巫店哭超慘的),未來我們還是會在女巫店,但願你一直都在! by卡菈

很謝謝女巫店陪伴我們的成長,見證了我們的演變,我也很喜歡店裡的空間大小,可以跟台前的聽眾朋友更近距離,這點是其他地方比較難呈現的。 by阿怪

女巫店奪走了我在皇后皮箱的第一次!!!  byZack

我最愛香腸飯。 by黑輪

原音社

就讓時光回到1999年,那是一個地下樂團紛紛冒出頭的年代,而原音社恭逢其盛。因為出版了角頭音樂000號的專輯:Am到天亮,所以在原住民現代音樂界中有啟發與帶頭示範的世代義意,而女巫店的存在,提供了原音社追逐世代音樂夢的園地。 
在唱片公司的推動下,原音社與女巫店有了時空的接觸,並且在都會夜色的昏黃燈光下,娓娓唱出“永遠的原住民”原住民的心聲等歌曲,讓原住民Am的精神有個發聲的所在。 
女巫店!謝謝你,你也20歲了,原音社永遠忘不了你提供我們Jam的精神。

女巫店!伊啦!呼!

海豚樂隊

年代:1996 - 
當年樂手: 
主唱&吉他:傅仕倫(Y倫)
主唱&吉他:劉崇正(小歪)
貝斯:周公德(三牛)
主唱 & 鼓手:李超群
吉他:許碩欽(黑龜)

在女巫店唱的樂隊裡面,大概海豚樂隊的"演出當日樂隊啤酒消費量"是最高的,當然很快的她們就受不了了,於是取消了我們樂隊"啤酒自由喝"的權利。
當然我們絕不是看在啤酒的份上,才喜歡在女巫演。
在女巫這個場地演出,因為小,所以很考驗樂手間彼此調整balance的能力,但也賦予樂手一份,能夠更誠實的演出的權利;因為小,所以沒有表演的空間,因為沒有表演,所以你的音樂誠實。
誠實,就是讓我喜歡女巫的特質。

淡水男孩

女巫啊,啊……啊……啊……店 
來淡水開分店~壓比                          

淡水男孩

偷摸大雞

第一次來女巫店的感覺:   
我20歲以前常說,我的夢想,就是可以在女巫店表演。 2009年的夏天,小捲跟乃乃緊張的走進女巫,發抖將demo交給酷酷的郁晶,回家後勇敢的寄出一封標題為「我想到女巫店表演」的信。等了兩個月,培珊寄來了演出合作細節,當時簡直開心到覺得當下就可以死了這樣。偷摸大雞很少表演,但只要是重要的專場,女巫絕對是我們的首選,因為我們真心超愛女巫店。   

一起來慶賀這重要的20歲生日吧!女巫店生日快樂。

假死貓小便

恭喜女巫店20大壽。老貓記性不好,個性又懶;所以咱們不多話,就好好玩音樂吧!\^O^/     
1997年暑假,董運昌到美國波士頓來找我的時候就跟我提過台灣有一個怪咖叫"郁晶"的(結果是我學姐"郁雯"的妹妹)在台北開了一間很怪的店叫做"女巫店",然後叫我帶他到紐約去買一支很大的"假屌"回去送給她⋯⋯
1998年回國,隔年就被董運昌叫到台北去發展,然後他就帶我到女巫店去表演了,在那裡我認識了一大堆玩原創音樂的好朋友,後來我也因此尬了一大堆的樂團⋯⋯印象中的有:純情少男三人組、紀曉君&AM樂團、巴三一樂團、小刀樂團、山狗大樂團、王宏恩、謝宇威、大腳印、假死貓小便、昊恩家家等等,可以說如果沒有女巫店就沒有現在的紅龜啦!!!
感謝郁晶、感謝女巫店的一切,陪伴了我以及台灣所有熱愛原創音樂的朋友們一起度過了這如黃金一般的20年光輝歲月!!!   

紅龜

教練

女巫: 
我們需要喝一碗你親手調配的「愛的魔幻」蛤蠣湯
讓我成為愛的搖滾霸王!! 挖哈哈~~

陳柔米

給親愛的女巫大人:
2013年,第一次使用柔米這個名字見人,便是在女巫店。
那時是個菜逼八的十八歲少女,講些青澀的話,寫些意義模糊的歌〈像翻陳年筆記看到一段潦草的字畫,如今幾乎難以辨認其中訊息〉唱很直白的聲音─說了一坨有的沒的,其實就是在找自己啦〈自己~你到底在哪~好多人在找你〉
「不必寒暄也不必討好誰,用心做好自己手上的事就行了」
每次去心中都又這樣的句子浮現,想來也許面無表情內心火熱的大小女巫們就是如此心意在做事,並持續了二十年,真是不簡單哪!!! 
期許柔米也能這樣一直做下去。
最後仍是不免俗要謝謝女巫店,真是個神奇的地方,還有很開心這次能一起參與慶祝大會,希望下個十年一切又更好了!                         

2015.10.18 台南‧陳柔米

陳綺貞

是這樣的
在家掃完地以後
我就會騎這掃把
趁天黑
出門上班

斑斑 skip skip ben ben

女巫店對於我、以及雀斑的團員來說,就像一個溫暖的家、純粹能夠享受食物以及音樂的場所,過去我對於演出的時候下邊有人在吃飯這點感到很不習慣,唯獨來到女巫店是感覺到演出者也和客人一樣是被同等尊重的,相信這也是很多藝術家會樂意前往女巫店演出的原因之一。
一間店能夠歷經20年的時代變遷而屹立不搖真的很令人尊敬,在雀斑剛發片的時候我們曾經上了一個非常知名的電台主持人節目,對方也許還不太習慣主流市場出現獨立音樂這樣的新文化,語帶尖銳地說:「你們對於自己的唱片與流行歌手放在唱片行有什麼感覺?未來有什麼計劃嗎?還是一輩子在女巫店裡演出就好了?」我有點忘記自己與團員當時回答了那位明星主播什麼內容,但是我們的確不介意一輩子都在女巫店演出,這可是我心中臺北僅存的好去處呢! 
謝謝女巫店包容了我所有的過去,skip skip benben,BOYZ&GIRL與雀斑樂團。讓我不同的時期都能在你們店裡留下美好回憶與聲音記錄。
20年了,happy birthday !

傑利

To:女巫店
算不出女巫店的工作同仁跟我訂了多少次的蛋糕我知道這裡的同仁非常愛食物與甜點Yeah!
女巫店──希望未來的音樂活動會像這次女巫祭一樣越來越茁壯台灣的原創音樂不能沒有"妳" 

傑2015♡

啾吉惦惦

親愛的女巫店:踏進店裡第一次演唱至今,也已十個年頭過去了。
那昏黃的燈光、舊舊的裝潢、掛上胸罩的座椅、總播放著很酷的音樂;臉雖然很臭,但都很可愛、又有趣的怪咖女巫們。店內的氣氛,卻怎麼也未曾變動過。從一開始懵懂的樂手,郁晶總會在演唱後鼓勵著我;到後來接受小處男的幫助,成為P哥2號。和店裡的牽絆也越來越深,也跟女巫們也越來越熟稔。
也許說「家庭」這個字眼太沈重了,但對我來說,女巫店確實有著一種特有的溫馨感覺;讓人願意來這個地方,靜下心來,聆聽喜愛的音樂,或尋找新奇的聲音;讓我們這些很喜歡音樂的笨蛋們/社會上的邊緣人,有個安心、歸屬感的地方,可以在這將自己的作品和大家分享,或是尋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希望這樣一個有個性的地方,能夠在這塊土地上,繼續灌溉、滋養著音樂環境。
女巫店二十週年快樂!再創造下一個二十年吧!

啾吉惦惦 盧志宏 2015﹒07﹒17

湯姆與哈克

女巫店是提供音樂人放膽創作恣意演出的舞台,也是湯姆與哈克音樂歷險記最愛的祕密基地。
謝謝妳,女巫店,20歲生日快樂!

絲竹空爵士樂團

女巫店老闆很兇 
但是沒有人怕她! 
拿哈哈哈哈~ 
絲竹空:D

絲襪小姐

親愛的女巫店 
雖然我們在這裡的演出不算多,但每一次踏進女巫店,總是充滿著每段時光的記憶,第一次的台北售票演出就是在女巫店,還因此認識了艾可菊斯,第一次和小白合作也是獻給了女巫店,後來他就加入成為了正式的團員,好幾次唱著唱著忍不住哭了起來也是在這,可能因為跟大家很靠近,好像每個人生重要的時間轉折點發生時,我們都剛好在女巫店演出。
那些時光像是經過挑選要用來被細細咀嚼一樣令人難忘,我們都漸漸地變老,也漸漸地踏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結婚生小孩,還是那麼地熱愛音樂。謝謝你們邀請絲襪小姐參與這個重要的日子,該是回娘家唱歌的時刻了。

黃小楨

①   
親愛的女巫店,我還有大約20張的飲料兌換券在家裡,請問可以帶去使用嗎?
謝謝 
   



大頭楨

黃玠

第一次在女巫店表演是2005的10月,我退伍後的三個月,也是我第一次以黃玠的名字表演。
雖然來的都是親友,但緊張到爆炸,原來一個人拿著吉他站在台上是這種感覺,總之那陣子一直有退縮的想法,但也一直定期地去那裡唱歌。
女巫店是一個聖地,陳綺貞,黃小楨,陳珊妮,張懸這些我心中最棒的民謠歌手都從這裡開始,能在女巫店表演對我的心理上有很大的鼓舞,因為老闆娘只讓她喜歡的歌手去唱。
一開始很菜,每場表演不知道在幹嘛,我想觀眾也很緊張,表演結束後老闆娘郁晶都會嘆口氣,然後跟我說我要注意的地方,也要我看著別人多多學習,對於她的建議我真心的照單全收,覺得是件很幸福的事。不管表演的多荒腔走板她還是會替我排好下一場表演。
還記得2010年,發第二張專輯的前夕,我終於把女巫店的門票賣完了,想起幾年前我對志寧說如果女巫店sold out我就此生無憾,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此生無憾,征服了在音樂路上最在乎的場地,我一輩子都記得那個感動。
算了算很久沒去唱了,也不是什麼大頭症,純粹是近鄉情怯,不管在音樂圈混多久,在女巫店裡表演我還是會緊張得要命,溫馨的緊張,很矛盾吧!
坐在那張掛著胸罩的小椅子唱歌始終是戰戰兢兢,郁晶對我說的話我都記得,尊重自己的職業,每當迷失時就會想起這句話。

音樂是很純粹的,女巫店也是。我想對女巫店說:
「希望我們都能很純粹地看待這一切,像一開始一樣,我知道妳做到了,而我還在學習。」

妳是我的家人,我永遠愛妳很多,親愛的女巫店。
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愛妳優~
小玠玠

黃玠瑋

還記得2012年的4月,初出茅廬的我第一次來到心目中的獨立音樂聖地「女巫店」演出,店裡擺放著許多桌遊,(孤陋寡聞的我當時還不太清楚什麼是桌遊,後來經朋友邀約玩皇輿爭霸才開始懂得桌遊的美好。)每一張椅子的椅背上都掛著胸罩,象徵著女體解放,釋放女性的不自由,這是我看過最酷、最叛逆的店。
那一次我帶著自己小時候的寶藏和聽眾分享,柯泯薰還擔任我的樂手,鼓手則一樣是白虎。印象中那天我似乎發著燒,但仍努力地想唱好歌給大家聽,那時候還很菜,但是很有趣,很單純,很快樂。
女巫店就像是一個提醒每個音樂人他/她的初衷的地方,去了許多地方,看了各式各樣的風景,認識越來越的人,偶爾,還是要回來看看最初的自己。

煙圈樂團

我這輩子表演最爛的幾次都在女巫店,因為實在很難,可是我每次還是很興奮開心地去表演。
雖然很擔心表演時打嗝,但還是一定要先吃香腸飯再上場;在門口巷子抽菸講話被噓,有一種"很煩,這個社區應該要全部都住我們這種人"的希望⋯⋯

女巫店告訴我們,這沒甚麼,音樂跟吃飯拉屎的生活是一樣的事情。

落差草原WWWW

「那片銀白色的光以超乎尋常的速度擴展變亮,我們穿過月光隧道後,牠的手往前伸出去,像是把世界分離了,然後承諾我們將會相聚,藉此撫平孤獨歲月的傷痛,而即將升起的太陽彷彿要彌補失去的時間。」 

photo by:UnWoods

董事長樂團

董事長與女巫的修煉時光! 
第三代SCUM在通化街要結束營業的那幾天,心情一直好不起來,那麼多的器材到底要搬去哪?那麼多的CD跟黑膠?算了!每天應付那些警察跟市政府的罰單,通通都丟掉好了,幹!反正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有一對男女每天都來聽團,喝酒。他們說在台大附近有開一家小店,請我過去坐坐。
店裡充斥著女性主義的擺設,與我格格不入,沒關係,只是來喝咖啡。老闆放的音樂還滿有格調的,我滿喜歡tone,於是她就開了一瓶大瓶台啤放在我桌上,隨口問我要不要把器材搬來這繼續做,嗯!或許可以試看看不插電的,比較 不會吵到樓上的女書店,反正我暫時也還找不到工作。台北沒什麼演出的地方,所以生意都還不錯,陳姍妮、謝宇威、四分衛、海豚、賽璐璐、原音社、四三一(缺Bass手我就去幫忙彈)都是固定咖。阿盛、小白、大鈞及剛離開骨肉皮的金剛幾乎每場都來挺我,深怕生意不好我沒工作似的,我負責PA,mine跟阿盛負責圍事,每晚我們就去把當天賺的錢拿去一起吃喝玩樂打麻將,反正明天還有明天~ 
春吶跟骨肉皮演出後,我心裡打定了一個主意。某日,一樣是我們這幾個(吉祥武盛鈞)坐在PA台前面,阿盛提議:幹!我們五個人每天攪和在一起,不如來組個團!好啊!先喝再說。大鈞說先取團名吧,一人寫三個團名大家來投票,鳥仔腳(小白的癖好)、C段班(比B段班還壞)、吉祥武盛軍(台灣團要三個字的啦!)Warrant(拘捕令-可以中文的嗎)你一句我一句,突然大鈞冒出一個董事長,對啊!我們不是一直想做這片土地的主人,董事長就是這樣做自己想要做的音樂,唱自己的母語,全票通過。
有天練完團聚在女巫,我跟大家宣布說我要追隨金剛的腳步,離開骨肉皮了,好好經營董事長。大鈞笑著說麥鬧啊啦!勸我再想想,畢竟在那個年代骨肉皮算是滿經典的樂團,離開很可惜,可能也覺得董事長搞不起來,不希望害了我,啊!你抉瞭解啦!我已經跟阿峰講了,一找到替代人選我就離開。
我們就每週練兩次團,跟四分衛商量中和新生街的練團室一人一半(4000),我每次練團就寫一首新歌,進度很快,馬上就累積了快10首歌,於是馬上排了我們在女巫的第一場演出。以我們五個人的廣結四海,第一場就大爆滿,讓我們更具信心了,馬國畢是我們歌迷俱樂部的會長,蜆仔是副會長。
女巫店老闆郁晶看我所有的心思都在董事長,比較沒時間在店裡弄活動,好心的問我說:阿吉啊!你要不要把器材賣給我,專心去弄你的董事長,應該滿有機會的,嗯!好像還不錯,那就五萬加一手台啤好了,於是我們董事長就開始了我們的驚奇玩團之旅。(吉董)

董運昌

老闆郁晶是個怪咖,做吃的、動(歪)腦的、音樂的她都行,女巫店在她手中不僅是個餐飲業,也影響著當代許多的音樂工作者和廣大聽眾,今天我們聽的音樂會變成這樣,女巫店要負起一部分責任!(我是指女巫店居功厥偉!)

達卡鬧

那時的我,1998年,還在音樂創作的路上跌跌撞撞,滿腦子寫歌的衝動,卻被現實狀況完全的束縛! 
依昔記得,郁晶扣我去女巫店表演。一直問自己:我可以嗎?不管那麼多了,隨遇而安的格性,走入幽靜巷子裡,第一首我就唱"那路灣",開始在女巫店裡唱著"好想回家"……真誠地唱著不太成熟的音樂創作作品。哈……就這樣,表演完之後,我醉倒在女巫店的露溼台階上!女巫店,真有你的,矮沙!!! 

音樂夢唱著,女巫店依然在台北的舞台上,已經唱了20個年頭了!我們給女巫店最大的掌聲鼓勵鼓勵……並且對她說:女巫店!安可!安可!安可…… 祝妳20歲快速快要快到快點快感快來,以及快樂!!!

滅火器Fire EX.

這個團的貓頭鷹目前還沒抵達女巫店⋯⋯

踩騎歌

Brafirlds﹒Forever 
回想起第一次去女巫看表演,真是讓我這個鄉下小孩張大了眼,
就像小時候看到陸一蟬的女王蜂海報上的布拉甲一樣震憾,
哈哈。

趙一豪

看著天花板唱歌          
       遊走地板被導線 
絆著 
桌椅吧台 椅背上的奶罩 
看不見女巫騎著掃把在空中圍繞    
                                                   
趙一豪

鄭宜農

Hi,女巫店:
記得第一次去唱是20歲的尾巴,表演累積場次還是個位數吧,唱完以後根本沒想到還有機會再去,哈哈。到後來對這裡的氣味漸漸熟悉,而我也慢慢的(真的很慢)成為一個比較不害羞的人。
說女巫店見證了我的成長,應該是一點都不浮誇,倒是自己還沒能為這個地方帶來更多,是有些遺憾。
感謝女巫店接納了這樣的我,以及各式各樣好棒的人,我喜歡這裡,而且相信永遠都能帶著期待的心去演出。
生日快樂!Love... 
p.s.小處男好可愛~ 
宜農

龍哥-郭明龍

第一次在踏進女巫店應該是在建年出第一張專輯「海洋」的時候,那時建年邀我一起去台北,迷迷糊糊的我也不知道他要帶我到哪裡,只記得進到了一個滿滿都是人的表演場所,還有捷任、小陸…很多好朋友,迷迷糊糊的我開心的喝了不知道多少,突然聽見建年要我上台唱歌,我也快樂的上去一直唱一直唱一直唱⋯⋯直到醉倒在台上……
很感謝有女巫店這樣的地方,讓我們可以盡情的唱自己的歌,也希望女巫店可以一直一直下去!

薄荷葉

致女巫店:
妳曾陪伴著我們走過長長的幽暗與荒蕪。
那時薄荷葉盛開,
帶著不可思議的吉他旋律擾動大地,
爽脆俐落的鼓點悸動人心,
饒富趣味的Bass聲線是最開朗的天晴,
讓人緊繃神經的甜嗆喉音,
用文字拼貼出一片譎麗,
而愛恨如此分明。
她一度枯萎,靜靜佇立在幽微之中。
彷彿被時間抹去。
如今我們攜著新竄出的嫩綠,
在暖暖冬陽中,無所畏懼地迎向天明。

薄荷葉樂團 2015年10月

謝宇威樂團

感謝女巫店這20年給那麼多音樂創作人有演出機會和發表創作的空間,演唱完郁晶招待的起士玉米片很好吃,水餃也很讚!但覺得綁在椅子後的胸罩太小,應該用超大罩杯還有米色的太多~~ 
還清楚記的發黃的小便池的尿騷味……………

最遺憾的是當年沒在女巫店把到任何妹

魏如萱

我想念浴巾
我想念烤蘋果
我想念表演完都會有一大盤食物可以吃
我想念那個人擠人,要笑一起笑,要哭還會被旁邊的人笑的距離
我想念自然捲 

我想念你

蕭賀碩與冷笑話樂團

沒有女巫店就沒有今天的蕭賀碩             
二十週年   深深地祝福       
                                           
love
Shuo

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

祝賀女巫二十歲萬萬歲     
女巫的歌聲   在夜半響起   女巫的歌聲   讓我們嚎叫 
女巫的血液燃燒空氣   女巫的情慾燃燒身體 
歡唱 狂笑 哭泣 憂鬱 
歡唱 狂笑 哭泣 憂鬱 嗥——   

世界的甬道沒有樊籬   人性的洞口如此封閉 
生活有些孤寂  生活有些乏力   貧窮的感官  貧窮的未來 
我們嗥叫 我們嗥叫 嗥——

蘇珮卿 Paige Su

沒有女巫店的台北不是台北,謝謝你們的努力存在!
希望你們能一直一直走下去,有更多的20年!

恭禧你們!!Happy 20 th♥

大期待女巫祭。

蘇珮卿 Paige Su 2015

方格子角力 POETRYSLAM

妳/你在找發表的機會嗎? 
桌遊傳教士YOYO先生都會給妳/你的! 
要發表什麼東西? 
不管是文言文或是最前衛的廢話都可以 
只要是妳/你自己寫的 
不用先投稿
12/19(六)下午3:40直接衝到《草根談》的麥克風前報名
把妳/你的作品 
念給熱烈惡劣鼓勵的觀眾聽就可以了 
說不定還會得獎 
不然,來當觀眾也不錯 
可以用掌聲吼聲噓聲尿尿聲 
表達你的好惡 
別害羞!盡情發揮鑒賞力 
妳/你就是裁判!

音樂角力 MUSIC SLAM

妳/你在找發表的機會嗎? 
桌遊傳教士YOYO先生都會給妳/你的!
要發表什麼東西? 
不管是唱兒歌或是最前衛的漱口聲都可以 
只要是妳/你自己創作的聲響 
不用先預約
12/20(六)下午3:40衝到後花園的舞台邊 
直接跟YOYO報名 
把妳/你的作品 
演給熱烈惡劣鼓勵的觀眾聽就可以了 
說不定還會得獎 
不然,來當觀眾也不錯 
可以用掌聲吼聲噓聲尿尿聲 
表達你的好惡 
別害羞!盡情發揮鑒賞力 
妳/你就是裁判!

相遇系列

這三天在後花園中,有《愛人的相遇》、《礙人的相遇》、《戀人的相慾》、《爛人的相遇》和《醉人的相遇》,這五個時段是開放給樂手一起同樂的自由舞台,由沒有什麼不會、最會不好意思的捷任領隊,大舞台演完還想繼續玩的樂手都可以自由加入,不一定要全團都來,來幾個人都可以哦!只要有捷任在,即使一個人來,也能fullband演出哦!

⇠ COVER